翻页   夜间
旭日书院 > 大明汉王 > 第383章 约见,倭国盯上大明精盐?
 
御书房内。

气氛诡波云涌。

处于愣神的金善回过神来,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神情忿怒仿佛与自己有着血海深仇一般,冲着自己疯狂输出的夏元吉。

可谓是直接把金善搞得有些不知所措,完全没闹懂自己貌似没有惹这个老货吧?

怎么这家伙反倒是跟自己打起擂台来了。

整的金善略显有些尴尬,不禁下意识开口问道:

“不是.”

“夏大人,你什么意思?”

夏元吉完全没有给其面子的意思,半眯着双眸很是不岔的瞪了其一眼,回道:

“什么意思?”

“这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本人坚决支持,汉王爷和太子殿下所提建议。”

“至于尔等所谓的大国风范,所谓的天朝威严,如若尔等非要守旧,非要过于迂腐。”

“那你们这般有本事,这般厉害的话。”

“往后就别找着,咱户部、搁咱面前死乞白赖的要钱。”

“以后你等所需要的银两,自己想办法,自己去找。”

“当然.”

“如果尔等对咱这个提议不满,对咱这个提议,觉得不行也可以。”

“你等可直接上书陛下,让咱辞去这个磨人的户部尚书职位,将其给让你们来当、来尝试一下也可以。”

“如果你们觉得不好意思,或者不敢给陛下奏明,我很乐意奏明陛下,与诸位大人职责互换也可以。”

“我看尔等站在户部这个角度,还能不能够像如今这般,说出这般大义凛然的话语来。”

“别又喜欢在背后唱高调,又想日子过的舒服,又想每次拿银两的时候户部爽快。”

“总想占便宜,又要维护形象。”

“这世间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想都不要想。”

此言。

夏元吉可谓是将殿内,所有的群臣都给全部暗里明里的给讽刺了一遍。

完全丝毫没有给所有人半分的面子。

致使,殿内群臣一个个神情,都不自觉浮现出一丝尴尬,一个个老脸都不免有些泛红。

一个个都选择性闭上了嘴,完全不接夏元吉这茬话。

此时此刻,群臣也总算是明白为何夏元吉主动站出来,帮着汉王爷跟金善两个打擂台。

其中缘由,压根就不是他们方才所想的那般。

什么夏元吉倒向了朱高煦。

而是他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夏元吉乃是总管整个大明钱袋子的人,亦可说算是整个大明操心最多的人,原因则不用多说,自大明立国以来,整个大明国库就从来没有充盈、富裕过。

夏元吉这个户部尚书,做的最多的事情,则不是在筹钱,就是在筹钱的路上,要不就是给他们一个个支出银两,或者给他们解释银两何时到位。

现如今。

以太子爷和汉王爷两人罕见意见统一,联手斩钉截铁的告知,倭国有着数额绝大的银矿,且以赔偿一千万两白银的方式试探。

这般数额巨大的银两。

对于夏元吉这个视金钱如性命,终日都在为银两奔波的人来说。

其间的诱惑有多大。

用脚趾头想都能够知道。

而方才金善率先出言阻止,这般事情上别说夏元吉了,就他们这些坐璧旁观的人,与之换位思考一下,倘若自己站在夏元吉的角度,怕是心情、情绪,比之不知还要狂暴上几分。

很有可能喷的比夏元吉还狠。

毕竟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

一时之间所有人看向礼部尚书金善的目光,不免有些同情了起来。

感受到一众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此时此刻的金善可谓是如坐针毡,心中羞愤尴尬不已,几度想要张嘴反驳,或者与夏元吉回怼怒喷过去。

不过

却终究半分言语,都说不出来。

倒不是他不想说,而是真正意义上不敢说啊!

毕竟从夏元吉那般愤怒呵斥的言语,金善又不是傻子,如何能够感受不到其已经处于盛怒边缘徘徊。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夏元吉这个老货,都当着所有人的面喊出了要报复,往后要借机卡他们银两划拨的脖子,更过分还言其主动奏明朱棣,要不辞去户部尚书职责,要不就与他们所管辖的职位对调。

这话几乎是直接顶到了金善心窝上。

报复、卡银两划拨的脖子,这些其实金善都不怕,毕竟最多就只不过拖拖时间罢了。

真正让金善恐惧和害怕的,则是夏元吉这老货,居然喊出要与他们职位对调。

这招搞得他真的没底气,真不敢接招啊!

同时金善的心中,也清楚.以夏元吉这老货的性格,既然喊得出来,就必定能够做的出来。

而大明国库,是什么个情况。

只要不是傻子都清楚,那就是一个妥妥的巨坑、天坑。

谁敢接招?

就算接招了,谁敢保证自己玩的转?

别逗了。

几乎不太可能。

没看见永乐大帝为何对夏元吉诸多宽容,对其态度与群臣简直是天差地别吗?

朝堂上夏元吉,亦是除了汉王朱高煦之外,唯一一个敢不给朱棣面子,乃至于唯一一个敢当着所有人面,跟朱棣唱反调的人。

由此可见

夏元吉的重要性。

“哎哎哎”

明白其中缘由,金善亦是人精,瞬间调整自身情绪,未再与夏元吉针锋相对,脸上怒意瞬间一敛,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略显有些谄媚笑意,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连忙摆了摆手道:

“别别别”

“夏大人太子爷.汉王爷.”

“此事,此事确实乃是老臣考虑不周。”

“老臣的错,老臣的错。”

“哈哈哈”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倭国这种弹丸小国,本就是咱们的大明附属国,赔偿上贡那是必须的,且咱们师出有名。”

“可做.可做。”

“老臣举双手双脚站成,绝无任何异议。”

言罢。

金善冲着三人微微躬了躬身子作揖,以示赔罪。

突如其来的转折、转变,搞得场内的群臣不免有些侧目,都被整的有些愣神,有些措手不及。

什么玩意?

这就认输、投降了?

不是不是,之前不还异常硬气的吗?

咋突然给整这一出?

脸呢?

感受着一众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金善一张老脸却是没有丝毫变化,很是不屑的与那些个看自己笑话同僚回望了过去。

其大体意思则是,让那些个同僚有本事自己上。

面对金善目光中的挑逗、挑唆,一个个原本与之对视群臣,不由微微老脸有些发烫,收回了与之对视的目光。

顷刻间。

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杵于高台上的朱高煦和朱高炽两兄弟,将台下一众群臣的神情尽收眼底,而后不禁彼此对望了彼此一眼,眼底闪过一丝耐人寻味之意。

同时两人又不约而同冲夏元吉投去感激鼓励的目光。

过了好一会。

朱高煦定了定神,率先出言打破了殿内诡异而寂静的气氛,沉声道:

“唔”

“挺好。”

“金大人迷途知返,实乃不错。”

“就方才太子爷的提议,不知尔等可还有异议?”

“如果没有异议,就请诸卿与咱们兄弟二人,一同去会一会倭国使臣可好?”

听了这话。

殿内的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异口同声回道:

“启禀太子殿下,汉王爷”

“我等没有任何异议,一切仅凭太子殿下和汉王爷做主。”

得到确切答复。

朱高煦和朱高炽两人,满意的颌了颌首,冲着门外大喝一声道:

“来人.”

“速速前去使臣驿站,宣倭国使臣觐见。”

御书房内。

不多时。

在奴婢的宣召下,第二次倭国使团到来。

由于上次,朱高煦以雷霆手段,将出使应天府的倭国人,给杀的杀、废的废,只留有一个回倭国报信和带骨灰盒回去的人,此般举动,让倭国原本对于大明朝廷的铁血手段,有了清晰的认知。

以至于,此次第二次前来大明出使倭国使团也学乖了,收起了嚣张气焰和情绪。

一路走来,在大明境内可谓是老实的不像样子。

完全没有半分的嚣张跋扈,对待任何人都是彬彬有礼。

入内的一众倭国使团,待见到杵立于高台上的朱高煦和朱高炽二人,没有丝毫的犹豫,恭恭敬敬的跪拜了下去,冲着两人行礼道:

“参见太子殿下,汉王爷。”

此人不是别人。

来人正是此刻,倭国权势滔天,将整个倭国皇室给玩弄于股掌中足利义满的亲儿子,亦是倭国历史上继足利义满之后的,第四代将军的足利义持。

此人亦是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野心家、一代枭雄人物。

在自己亲爹足利义满被皇室给暗算致死后,脱颖而出依旧把持着整个倭国皇室,将整个倭国皇室给压制下去的人物,同时亦以雷霆手段血洗了不少人。

为自己父亲足利义满报仇的人。

算是稳定了,其父亲忽然死往,带来的家族动荡,让整个足利家族,依旧在倭国如日中天,把持倭国朝政的人物。

见着行礼的足利义持。

朱高煦不禁微微有些侧目。

说实在的,他做梦都没想到,此次第二次倭国使团,带队之人居然是此人,倒真的让他略显有些愣神。

同时对于此次倭国使团第二次主动出使大明的目的,也不免有些好奇了起来。

不出意外的话。

怕是此次,倭国应该所图甚大。

肯定是怀有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来,毕竟足利义持、可是作为足利家族的领军人物,想来足利义满也不可能舍得让其这般冒险。

为此。

不禁让朱高煦略显有些好奇了起来。

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或者究竟什么样的利益,能够让足利家足、足利义满和足利义持两个狐狸,这般铤而走险。

“免礼!”

而后,他半眯着双眸饶有兴趣的瞥了台下众人一眼,话锋突然一转,沉声道:

“听下面人禀报。”

“尔等递国书,欲急见本王和太子。”

“不知,尔等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闻言,跪伏在地上行礼的足利义持,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自己锦袍,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宛如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短暂的沉吟了片刻,足利义持微微躬了躬身子,道:

“回汉王”

“我等此次前来。”

“其一则是因我国前次的使团,于天朝境内做出这等嚣张跋扈行为,严重伤害了天朝与我国感情,表示深深的歉意。”

“其二则是,听说天朝物产丰富、人杰地灵,可将的毒盐变为雪白精盐,且口感极佳、无任何苦涩、令人不适的味道,产量也极大,我等为此想与天朝做一笔于我们彼此之间,都互利互惠的交易。”

此言一出。

杵立于高台上的朱高煦和朱高炽两人,还未来得及发言。

端坐于两旁的六部尚书,却是第一时间炸毛了,一个个神情激愤,猛然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凌厉双眸直勾勾盯着站在不远处的足利义持,怒声呵斥道:

“放肆。”

“混账.”

“精盐技艺,乃是天朝绝密。”

“岂是尔等弹丸小国,可染指、觊觎的!”

“.”

话音未落,朱高煦冲着一脸激愤的群臣摆了摆手,呵斥道:

“都给我闭嘴!”

“此刻,还轮不到尔等插话。”

听了这话。

群臣微微一怔,下意识的看向端坐于高台上的朱高煦,作势就要出言说些什么。

不过在迎上朱高煦那双冷厉的双目后,一个个群情激愤的六部尚书,很是不情愿的将到嘴边的话,给硬生生的强行咽了回去,讪讪闭嘴,未再多言半分。

待呵斥住群臣后,朱高煦脸上愤怒的神情瞬间一敛,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温和笑意,饶有兴趣的盯着台下的足利义持,言语中带着好奇之意,问道:

“喔?”

“互利互惠?”

“不知是个何种互利互惠的办法呢?”

“要知道,精盐提取技艺,乃一个能够下蛋的金鸡。”

“其价值为几何,想来尔等也清楚。”

“说其乃大明立国之本,国之重器都不为过。”

“尔等有何想法,不妨说来听听。”

“我等也好权衡利弊,是否值得。”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