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旭日书院 > 坏女孩 > 第1307章 大结局
 
包机旅游的前一日,滕辛被执行了死刑,谁都没敢提这事儿,即便,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有关滕辛的一切,大家达成了默契,不提起,不言谈,让时间淡化这一切。

包机旅游的第一站是海边,从落地到酒店入住,一切都自然而然。

柳小柔跟着柳晴和阮洁琼前往海边,她远远地便看到,海边搭建好的氛围场景,很多人,很多花,沙滩和日光,跳舞的年轻人,还有欢快的音乐。

后侧便是多辆游艇,那些装饰和气球,看的她眼花缭乱。

那是向柏凯和向阳早都准备好的求婚现场,为了造势,向阳和向柏凯特意给公司员工组织了团建旅游,眼下沙滩上的人,都是自家公司的员工。

都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而向来沉稳镇定的向柏凯,这会儿却开始磕磕巴巴了。

从柳小柔开口说,他欠她一个求婚仪式开始,他就吃不好睡不好,满脑子都是求婚这件事。

他找了不少策划团队,可没几个是能如他意愿的。

柳晴在看到现场的肌肉男以后,撒欢儿似的直接把柳小柔扔在原地,她像个大母猴那般,拔腿冲了上去,全然忘记今天是向柏凯求婚的日子。

阮洁琼哭笑不得,“你姐现在虽然不乱给男人花钱了,但是,她的恋爱脑是一点都没变啊……”

阮洁琼挽过小柔的手臂,“走吧,你是逃不掉的!”

这场求婚仪式,更像是一场沙滩大派对,小柔是在人群的簇拥下贴到向柏凯的面前的,向柏凯脸色涨红,红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身后的人拿着呲水枪对准向柏凯,向柏凯被弄了一身水,磕磕巴巴才把心里的话讲了出来。

肉麻,黏人,他就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过这么粉红泡泡的事儿!可他就是想挑战点他未曾做过的事,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心意。

大男人脸色羞红,他看着柳小柔的脸,急切道,“老婆,你要是再不答应我,他们就把我扔海里喂鲨鱼了!”

柳小柔故意逗着向柏凯,“那你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海浪拍打在他们的身后,向柏凯鼓起勇气,大声呼喊,“我爱你柳小柔!嫁给我好吗!我这辈子都只听你一个人的话,没有你我不能活,我把我的一切都给你,从今往后的每一天,我都只想跟你在一起!嫁给我好吗!”

柳小柔笑着,小酒窝浮在脸颊。

向阳举着呲水枪在一旁起哄,“柳小柔没答应你!兄弟们,把我哥扔海里喂鲨鱼!”

一群人要冲上去,柳小柔一把将个子高高的向柏凯护在身后,她小脖一扬,冲着向阳那群人说道,“谁敢动我老公一下!我早就答应了!谁敢欺负我老公一下,我把你们都扔海里去!”

话落瞬间,现场开始了呲水枪大战,一群年轻人混战在一起,嬉笑玩闹。

柳晴继续专攻她的肌肉男,刚到沙滩没多久,她就要来了四五个微信,当然,这是以被拒绝了二十多次为代价的。她对外言称自己是单身,假装秦小风和柳小宝都是柳小柔的孩子,打得一手妙算盘!

卫昊帮着向阳一起欺负向柏凯,现场乱作一团,这沙滩都被他们包下了,而下午,他们还要乘坐游艇前往单独的小岛玩耍。

阮洁琼坐在沙滩上,给自己刨了一个大坑,松松在一旁给阮洁琼填土,两个人幼稚到了家。

柳小柔把这一幕幕都录了下来,发给了张明发。

张明发发来他在家里给孩子做菜做饭的视频,自得其乐。

下午时分,他们一群人前往一个小岛,一直等到黄昏日落时刻,近距离地感受日光没入海平线的美妙。

他们站在岸边,对着远方狂呼呐喊,笑声阵阵。

向阳摘下戴在脖子上的发晶吊坠,他把吊坠举到头顶,橘红色的光透过发晶吊坠,折射出无数光芒。

向阳冲着海边大喊,“妈!我们都很好!你放心!我和柏凯,还有小柔,还有周舟和陈克,我们都很幸福!所有的苦难都结束了,我们很快乐很开心!”

向柏凯站在向阳身边,他冲着日落的方向,同样大声呼喊,“妈!小柔答应嫁给我了!妈!我和向阳很想你!”

海浪裹挟着一声声呼唤与思念,卷去了远方,卷去了有徐雅芝的世界。

面前的日光依旧温暖,带着颜色,带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日光照耀着小岛,洒在每个人的身上,脸上。

他们互相对视,互相牵手,他们对着大海呼喊自己的思念与不舍,在茫茫大海面前,他们显得那样渺小又微不足道,可氤氲在他们身体里的巨大情绪,互相感染着,互相鼓舞着。

岸边的身影,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小小的且完整的世界,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交织不断。

多年前的小小人儿,如今都长成了大人,这一路颠沛流离,这一路迎来送往,碰面,相识,别离,再相遇,终将得偿所愿。

旅行结束后的一个月,小柔和向柏凯领了证,并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婚礼结束的第二周,松松主动向公司提出外派请求,她要去集团在青岛建立的分公司献力,协助分公司的发展,同时磨炼自己的职业技能。

而这一走,就是五年。

她想进步,想独当一面,她知道自己配不上向阳,当然她也知道,向阳对她没有男女之情。

离开这座城市不是被迫之举,而是她早就想好的规划,她要对自己的未来人生负责。

同年,向氏集团和徐氏集团合并成了一家,向阳仍旧主打管理向氏业务,向柏凯仍旧主打管理徐氏业务,但两家公司实际就是一家人。

在向柏凯和向阳的协助下,洪毅的车行一路迅猛发展,洪毅还给自己的公司设计了新logo,是一把卡通化的小扳手。

而自从向柏凯和柳小柔完婚后,周舟便疯狂给向阳张罗相亲,周舟还是没能改变他对向阳的死板印象,他生怕哪天,向阳一个不痛快,把小柔抢走。

向阳着实是怕了,他甚至不敢去向柏凯的家里吃饭,每次见面用餐,周舟都会推上来一大堆女生简历,非要给向阳介绍成功才行!

向阳说了八百次他不想谈恋爱,他对小柔早都放下了,可周舟就是死脑筋不相信。

周舟说,他可是听说了,算命先生说向阳有两段婚姻,第一段是松松假结婚那次,那这第二段婚姻,必然是他周舟给介绍撮合成的!

向阳头都快大了,他当真恨死那个算命先生了,为什么就不能说他独身一辈子呢!就因为算命先生的一句话,让他来受这种罪!简直是造孽!

明明,他都已经做好独身一辈子的准备了,他甚至做好了未来养老的打算,他决定,把向柏凯和小柔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去养,等他老了的时候,就把自己的所有资产,都给向柏凯的孩子们。

到时候,他只需要孩子们找个海边,把他的骨灰随便扬了就行,甚至都不用买骨灰盒,喝完的可乐瓶他都能接受。

可当他把这些心里话说给周舟听,周舟直接跳脚了。

周舟说,向柏凯的孩子是向柏凯的,怎么能认向阳当爹呢!这是万万不可的!

说完这话,周舟直接联系了相亲介绍所,当即交了最高档的会费,誓死要给向阳找到老婆!

至于后面找没找到……向阳拉黑了周舟的全部联系方式,这辈子都不想再有往来!

后来过了很多很多年。

突然的某一天,柳小柔接到了来自警局的电话,警方让她去现场辨认,警方言说,他们抓到了当年拐卖她的人贩子。

那个奸诈国字脸的女人,柳小柔一辈子记得。

见到面的时候,她直接就确认了身份,那个人贩子已经老得不像样了,或许是亏心事做多了,面相像个恶巫婆。

而这些年,伴随着小柔越来越富有,她参与的慈善活动也愈加增多,对贫困家庭的补助,对被拐儿童和妇女的生活安顿以及就业安排,她帮了无数人,做了无数好事。

秦小风和柳小宝也慢慢长大了,小宝不再像以前那么任性,只不过,柳晴依旧是没长进。

同年,曹美玉出狱。

曹美玉见到小柔的时候,她有点无措,也有点麻木,新旧世界的交替,自由与重生,她原本提早做好的心理准备,在看到小柔的瞬间,破防了。

她走出铁门,身后的警员让她好好做人好好生活。

踏出门的一瞬间,她看到了站在路对面的小柔。

小柔变成熟变漂亮了,有了为人母的姿态,但小女孩的野性也丝毫不减。

小柔的身边多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十岁,女孩八岁,男孩像小柔,女孩像向柏凯。小柔做了妈妈,明白了做母亲的滋味。

而小柔的身后,是张明发和柳晴,以及柳晴身侧已经长大成人的秦小风和柳小宝。

那天的眼光很足,把人照得精神透亮,曹美玉有点生涩,但站在面前的那一张张温馨笑脸,把她拉回到人间。

重逢的画面千篇一律,欢笑,温暖,絮叨不完的知心话。

柳小柔朝着曹美玉奔去时,像是等候母爱多年的小女孩。

谁都没留意的是,不远的拐角处,柳华志就默默守在那里,他很多年前就出狱了,从出狱到如今,他没再参与过小柔的人生,只有小柔主动联系他的时候,他才会欣喜出现。

这些年,他看着小柔过得幸福,事业风生水起,看着小柔生下一儿一女,他心里美滋滋。

他的确按着小柔的要求,好好工作,在一个岗位踏实做了许多年,也交了社保,干干净净的人生,让他重新审视了活着的意义。

前几天,他还去精神病院看望了柳佳琳,柳佳琳比以前更疯了,就连看护都在诅咒柳佳琳,怎么不早点去死。

他跟柳佳琳聊了几句,但柳佳琳的记忆却停留在多年之前。

柳华志对柳佳琳说了小柔的现状,他把小柔和向柏凯的全家福拿给柳佳琳看,他点着照片上的两个孩子,说给柳佳琳听,“瞧见没,这俩娃娃可优秀了,成绩把把第一!跟你和小柔小时候不相上下!”

柳华志笑着,感慨道,“小柔这十多年啊,过得特别幸福,你都不知道,她现在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女富豪了!光她自己的资产,就超过百亿了!是不是特别厉害!当然,那向柏凯比小柔还有钱,他们两口子的钱啊,真是几辈子都花不完。”

柳华志想了想,说道,“不过我也变好了,你看他们那么有钱,我都不惦记,我现在的日子也特别幸福。”

柳华志看着柳佳琳痴呆的模样,“你说你啊,如果当年没做那么多亏心事,是不是现在也能过得挺好?”

柳佳琳留着口水,眼神发直,她现在连话都说不完整,“我把……向……给小柔的留学申请表格,撕烂了!哈哈哈……烂了!”

柳华志无奈摇头,“你也就这点出息了!啥也不是!”

美记桃酥店门口,老店依旧热闹。

曹美玉站在店门外,仰头看着硕大的招牌,“美记”二字特别耀眼。

柳小柔挽着曹美玉的手臂,说道,“妈,其实美记的其他几个店铺都比总店要大,但这个店我一直没挪地,翻修了好几次,一直留着,这是咱家的福地。你以后要是觉得无聊,就接手这个店铺。”

曹美玉满脸欣慰笑容,回到老街,很多熟悉的影子,但又变得不那么一样,在里面的这些年,外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眼前的美记桃酥铺子,是小柔留给她的最完整的记忆。

曹美玉吸了吸鼻头,抹了把眼角,说道,“咱今晚吃火锅吧,我在外面支一张桌子,老张你去拿锅,柳晴去买底料,孩子们帮忙洗菜。”

曹美玉正要张罗,张明发开口道,“老婆,现在不让在店门口支桌子了,城市规范管理,早都不让了。”

曹美玉有点不适应,“这是咱家,家门口吃饭都不让了啊……”

张明发应着声,“嗯啊,不让了,时代不一样了!现在还不让住店了,都不让了!”

曹美玉愣了一会儿,那种和外界脱节的感觉,她还需要好长时间去弥补适应。

柳小柔拉过曹美玉的手,粗糙的手背,让柳小柔心里一紧,她的妈妈老了。

柳小柔说道,“妈,咱们今晚在家吃火锅,我带你去附近超市买食材,现在超市都是机器自助结账了,可先进了。”

曹美玉听不懂什么是自助结账,她只想着自己心里的那点事,“柏凯晚上来不来啊?他是不是觉得我给你丢人了啊……”

听着这些话,柳小柔忽然意识到,曹美玉真的老了,也真的变了,变得小心翼翼,卑微敏感。

柳小柔忍着鼻头的酸楚,她牵紧曹美玉的手,朝着街口走去,“妈,今天是我不让柏凯来的,他很久之前就说,要亲自来接你,但我拒绝了。因为我担心你会不自在,担心你会放不开情绪,所以我就只带着爸和姐,还孩子们来见您了。这些事都是我提前安排好的,晚上我们就一家团聚了,柏凯晚上来家里吃饭的”

柳小柔说道,“而且,柏凯在我们住的小区里,给你和爸买了一套独栋别墅,以后你就可以两边走动。柳晴一直念叨着呢,说要住进你和爸的新房子里。”

曹美玉放了心,但又觉得不好意思,“柏凯直接买了别墅啊……那也太贵了。”

言说这番话的同时,曹美玉又有点小开心,她始终没变的,是骨子里的贪财本质。

曹美玉想起道,“向阳那小子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柳小柔说道,“他还那样,跟我姐一样,打光棍,谁劝都没用。向阳今早还给我打电话了,说晚上来家里吃你做的打卤面,小时候的味道,他一直惦记着呢。”

说起以前的事,曹美玉来了劲头,“哎呀,这孩子还惦记那口面呢!他可真是好糊弄啊!那面条老好做了!”

曹美玉有点沾沾自喜,做面条可是她的拿手菜。

柳小柔看着曹美玉逐渐放开的情绪状态,她忽然明白了,突然回归正常生活的曹美玉,很怕被人忽略,很怕被人嫌弃,很怕自己的存在没有价值。

曹美玉需要的,是被人需要的感觉。

柳小柔搂了搂曹美玉的手臂,两人靠得更紧了,柳小柔说道,“妈,这几天你先休息一段时间,等你休息够了,你得帮我一个大忙!”

曹美玉的眼里瞬间有了光,“你说!我不用休息,我直接帮你干!”

柳小柔说道,“之前咱家的桃酥饼,就是你研究出来的,我想着咱们再做个速食面的品牌怎么样?还是你来研究味道,论起食物的味道,我只相信你。”

曹美玉顿时干劲满满,“当然没问题啊!明天我就开始研究,你放心吧,我肯定行!”

柳小柔搂着曹美玉一路前行,两人腻腻歪歪,柳小柔说的话也腻腻歪歪,“妈,我真是当了妈以后,才知道当妈实在是太辛苦了!那两个小兔崽子,差点没把我给气死!这么一想,我和我姐小时候,也没少让你受气!”

曹美玉笑呵呵,“哎呀还好吧,我也不是啥称职母亲,你姐俩好养活的!”

下午时光的老街,曹美玉和柳小柔一路前行,暖阳随着她们而动,影子拉得老长。

张明发站在店门口,看着小柔和曹美玉远去的背影,他心里暖暖的,家人终得团聚。

身旁,柳晴正低头摆弄手机,屏幕上是大家伙的微信群聊,所有人正在讨论,晚上要做什么菜,带什么食材。

微信群聊:

柳晴:@所有人,今晚小柔家集合啊,我妈回家了,今晚我和我爸下厨,家佣打辅助。

卫昊:用你废话,这事儿不是上周就通知了么!

柳晴:@卫昊,你快把嘴闭上吧你!

阮洁琼:@卫昊,老公,我今晚带着孩子一起去啊,孩子想和小柔家的那两个崽儿一起玩,说是买了什么新的游戏盘,要一起分享。

卫昊:就他妈的知道玩游戏,一天天学习永远垫底,你也不管管!

阮洁琼:你行你上,我管不了!

向阳:吵个屁,晚上我带海鲜去啊!帝王蟹要不?

洪毅:要要要!我想吃!

阮洁琼:@洪毅,带你媳妇一起去啊!她是不是怀二胎了?

洪毅:嘿嘿,实不相瞒,我老婆怀二胎了,大家准备好份子钱。@所有人。

向阳:@洪毅,你有老婆这事儿,真得好好感谢我,还是我帮忙介绍的!

洪毅:那……二胎的份子钱你免了。

向阳:你他妈的……真狗!

柳晴:@向阳,你也给我介绍个对象呗,我上一个又分手了。

方非烟:柳晴姐,你怎么又分手了?

柳晴:男方有点娘炮……我还是喜欢有文化的型男!

袁依菲:哈哈哈哈哈,娘炮?那你一开始怎么没发现?说好了啊各位!今晚我带好酒去啊!我再让我姐炸点丸子带去!

袁佩佩:嗯嗯好,我带点小食过去。

向柏凯:辛苦大家了,食材不用大家带,我都让家佣买好了,你们有特别想吃的,可以点菜。

松松:我最近两天人在青岛,回不去了,你们替我多吃点。

向阳:@向柏凯@向柏凯@向柏凯

向柏凯:???

向阳:哥,你快救救我吧,周舟又给我介绍对象了,我他妈已经把他的联系方式全部删除了,他竟然给我发电子邮件,一打开邮件,里面全是各种相亲女的信息,我真他妈快疯了!

向柏凯:周舟是为你好。

向阳:那他怎么不为他自己好啊!他也老光棍啊!他自己挨个去相亲不行吗!我说了我不婚不婚不婚的!

向柏凯:他有陈克就够了,他不需要女人。而且算命师傅说了,你命里有两段婚姻,你第二段还没着落呢。

向阳:艹!我真是干了他娘的算命师傅!

柳小柔:本群是素质交流群,口出狂言者请自罚红包!

向阳:【微信红包】

洪毅:抢到550块,老板大吉大利!

阮洁琼:谢谢向总!

松松:好人一生平安!

卫昊:我爱我哥!

向阳:@柳小柔,我现在能骂人了吗?

柳小柔:你骂再多,你也是两段婚姻的命,算命师傅说的!

向阳:我干啊!你们想逼死我!

向柏凯:@柳小柔,老婆,晚上周舟和陈克叔也来家里。

柳小柔:好,人多热闹。

向阳:@向柏凯,你让周舟别来!

向柏凯:闭嘴吧,吵死了!

【向阳】拍了拍【柳小柔】的钱包说真鼓!

向阳:哈哈哈哈……

【向阳】拍了拍【卫昊】的脚闻了起来。

向阳:滚滚滚!

【向阳】拍了拍【阮洁琼】的小肚子说真圆!

向阳:哈哈哈哈……

【向阳】拍了拍【松松】说爸爸你辛苦了!

向阳:滚滚滚!

【向阳】拍了拍【柳晴】的肩膀说你真美!

向阳:???

【向阳】拍了拍【方非烟】的马屁说真香!

【向阳】拍了拍【洪毅】的八块腹肌瑟瑟发抖!

向阳:???

【向阳】拍了拍【袁依菲】

【向阳】拍了拍【向柏凯】

向阳:哥,你和袁依菲真无趣。

袁依菲:@向阳,你再拍拍我。

【向阳】拍了拍【袁依菲】说我想找对象!

向阳:???袁依菲你……

袁依菲:你想找对象,就只能找算命大师了!

向阳:你们再这样我就退群了!

向柏凯:@所有人,今晚是团圆饭,谁都别迟到,我和小柔早点回家做准备,保大家吃好玩好。

洪毅:收到!

袁依菲:收到!

卫昊:收到!

阮洁琼:收到!

柳晴:收到!

方非烟:收到!

松松:收到!(虽然俺去不了~)

向阳:我真是去他娘的算命先生!!!

(全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