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旭日书院 > 仙夫人设总是崩 > 第十一章 玉荞
 
  语毕,她双手化掌,自身不动,紫色的灵力操动着折扇朝不远处的女鬼飞去。
  “碰。”
  一击被阻,墨九裳操控着折扇继续攻击。
  “碰,碰,碰。”
  一连数次攻击那女鬼毫发无损,墨九裳的灵力却越见减退。
  “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你们二人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看来你们今个都要死在这儿了!”
  女鬼将她的情况看的清楚,嘴角一勾,邪魅又自傲的模样。
  “做梦。”墨九裳还在苦撑。
  身后熵墨同样注视着她的情况变化,眼看他就要灵力不支,立刻出言唤道:“墨九,回来。”
  然而,墨九裳聪耳不闻,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那红衣女鬼。
  差一点,就差一点,在坚持一下下!
  手中动作飞舞,身体内的灵力却开始告罄。
  “墨九,快住手,你会死!”
  劝不听的,熵墨终于没了耐心,一手捂着胸口,他一步一步的朝她的方向移动。
  墨九裳知他担心,也知他的靠近,只是她无力在分心与他,聚精会神的寻找着那女鬼的破绽。
  突然,女鬼似是有些大意,露出一个小小的破绽。墨九裳眼睛一亮,好机会。
  双手凝结,迸发出仅剩的微弱灵力,墨九裳一声大喝:“束。”
  只见折扇的十二根扇骨迸发出十二道紫色灵柱,他们互相交叉相结,编制成一张大网将那女鬼束缚起来。
  “啊!什么鬼东西?!”突如其来的束缚,让那女鬼惊叫出声。
  就连即将来到她身边的熵墨也十分惊讶,这招式……好熟悉!
  “呵!”墨九裳见她终于没了威胁,手掌一收,折扇返回,她一把接住。望向被束缚住的女鬼:“死女鬼,你以为就你会布阵?!”
  “你……可还好?!”来到她的身边,看到她有些惨白的脸色,熵墨询问。
  听到他这般别扭的关心,墨九裳眉一笑,摇了摇头:“无事,灵力使用过度,歇一会就好了。”
  “啊……你阴我?!”那女鬼此刻犹如困兽之斗,一双殷红的双眼恶狠狠的看着他们咆哮。
  “闭嘴。”墨九裳对着她一吼,度步来到她面前,问:“说,那些个失踪的女子是不是你抓来的,她们在哪?!”
  “呵呵呵~是啊!想知道她们在哪?!那你去找啊!”
  死到临头了,这女鬼还在挑衅。
  “破阵。”看了一圈幽暗的四周,熵墨转眼望向墨九。
  “嗯。”
  墨九裳也回望他一眼,而后点头,完全无视了鬼哭狼嚎的女鬼,开始四处观察。
  寻寻觅觅,二人方圆十里都转遍了却依旧一无所获。
  “不对,这里是玉氏府邸的前院,即使阵法转变了它原本的样貌,但它原本该有陈设的还是存在的,熵墨,你可还记得我们进入大门的位置吗?”一经分析,墨九裳感觉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转而问向一旁熵墨,她要需要验证自己的猜测。
  熵墨没有回答,只是闭上了双眼,而后就见他一步一步的左移右动。
  忽然,他睁开眼睛,“这里。”
  墨九裳一喜,连忙来到他的身侧,就如他们刚刚进入时那般站立。
  二人同时转眸对视一眼,双双点头,而后齐齐向后推了一步。
  四周环境一变,又是那个荒废的大门口,在看看二人身上,原本沾血带渍的狼狈模样也没有了,依旧是一个典雅方正,一个傲如骄阳。
  见状,墨九裳咧嘴一笑:“我就说嘛!”抬手就要聚力,却被一旁熵墨伸手阻拦。
  墨九裳不明所以,看向熵墨,似是在问为何不要她破阵?!
  “我来。”
  简单的两个字,墨九裳一愣,随即立马喜笑颜开,原来是心疼她了!
  乖乖的让道,墨九裳喜滋滋的看着他佩剑一凌,对着大门就是一通虚划,直到他所发出去的剑气凝成一个霜白色的神秘符文,接着又听一声“嘣”的响声,阵法破了!
  抬步,二人小心翼翼的再次踏入院子,这回的四周未变,但二人却没有掉以轻心,依旧背靠背的谨慎行走。
  “倒是小看了你们两个小娃娃。”被束缚的女鬼此刻也不挣扎了,坐在原地只是依旧眼睛阴狠的看着他们。
  墨九裳一歪脑袋,抬步就往她那边走去,熵墨跟随其后。
  “说,你是谁?为何抓那些女子,她们现在何处?!”
  墨九裳一连三问,那女鬼怒了。
  “你懂什么?!”女鬼怒斥与她:“明明我才是这城中最尊贵的女子,在及笈之日定亲的也该是我,而她们夺走了本该属于我的荣耀和幸福,又凭什么拥有幸福?!”
  “哎?!”墨九裳听的一头雾水!
  那女鬼还是恶狠狠的看着她,只是这会眼中带着凄凉,看着有些可怜!
  “你是百年前四方城镇守仙门—玉氏之人?!”这会儿熵墨从她的话里捋出个信息。
  嗯?!墨九裳意外的看向熵墨。
  熵墨没理她,对面的女鬼却说话了:“没错,我是曾经四方城镇守仙门—玉氏大小姐,玉荞。”
  熵墨听闻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墨九裳却瞪大了眼睛,她不解的问:“你都死了这么久了,怎么还留在这世上,而且这和你抓那些女子有何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红衣女鬼玉荞反驳,她道:“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你知道我们玉氏为何一夜之间没落了吗?你知道这城里的每一个人手上都站满我玉氏鲜血吗?!”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墨九裳感觉都像是她从心口里撕出来的,让她听着很是难受。
  “这与那些女子有何关联?!”典雅方正的熵墨,不被她的情绪带动,依旧执着这个问题。
  墨九裳:“……对,这和那些女子有何关系,你莫要左右而言他。”差点被被她带进去了!
  “关联?!”玉荞神情一变,她道:“要怪就怪她们不该及笈之日定亲。”
  “……这又有什么关系?!”墨九裳扶额,感觉和她沟通好困难。
  玉荞妩媚一笑,望向她媚骨天成的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