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旭日书院 > 重生:官运亨通 > 第1794章 烧伤痕迹
 
想到这些,刘浮生笑着问道:“海董事长跟我介绍鹿小姐的意思是?”

海长春说:“我想请您猜一猜,什么样的人物,才能俘获鹿小姐的芳心?”

刘浮生笑着摇头说:“猜不到……我大致估算一下,吕氏玉业与远洋国际全方位合作,每年大概能有百亿的利润,可是我知道,即便这么高的利润,也不足以让海董事长忍痛割爱。”

海长春哈哈大笑:“刘总很爽快,的确,在我的商业蓝图里,吕氏玉业集团非常重要,甚至比我给你们介绍过的,刘局长,李关长,乃至省公安厅的钱厅长都要重要。”

“饶是如此,我也舍不得让鹿小姐,与刘总多亲多近,究其原因,就是与鹿小姐结缘的那位,才是明月楼最重要的贵客。”

“刘总呀,那位的身份,我不能轻易透露,只是您放心,他说一句话,钱厅长就得乖乖的释放徐九,钱公子也不敢找您任何麻烦。”

刘浮生惊讶的说:“难道昨天,就是这位贵客出手了?”

海长春摇头道:“怎么会呢?人情是无价的,我能用钱和女人摆平的事,就不会消耗珍贵的人情,至于徐九,他想绑架钱少,属于自作自受,就待在看守所里,好好反省一下吧。”

刘浮生点点头,海长春是在告诉自己,他并非没有实力拯救徐九,而是觉得,徐九没有让他动用人情的价值。

至于强调吉泽鸣鹿的珍贵,也属于从侧面衬托那位贵客的身份罢了。

想到这里,刘浮生转头看向远处弹古筝的女人,眼神中似乎露出了一丝向往。

海长春微微一笑,看向杜珊。

杜珊立即会意,娇嗔道:“刘先生,您喝茶,我这茶虽然不新,却依旧很有滋味呢。”

刘浮生收回目光,笑着说道:“是啊,有些茶,品评一下就足够了,有些茶,却是百喝不腻,尤其杜小姐亲手泡的。”

杜珊面带娇羞:“刘先生这话,说的人家心里暖洋洋的。”

刘浮生说:“上次我有事离开,倒是怠慢了杜小姐,这杯茶,就当我借花献佛,向杜小姐赔礼了。”

海长春见杰克刘和杜珊开始打情骂俏,不禁微微一笑,缓缓起身,悄然离开。

那位吉泽小姐,也停止弹琴,盈盈起身,婀娜多姿的走掉了。

杜珊趴在刘浮生的耳边说:“刘先生,我们要不要换个环境优雅的地方,再好好聊聊呀?”

刘浮生笑呵呵的说:“我正有此意。”

两人转场,来到明月楼的四层。

杜珊挑了一间模拟波斯风情的房间,低声对刘浮生说:“这间房只有门口处,才装了两个摄像头,其余的地方都没有监视器,很安全。”

刘浮生点头说:“海董把鹿小姐找来给我弹奏一曲,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杜珊说:“今天事情进展的很顺利,鹿小姐就没过来跟你说话,如果不顺利,比如你怀疑海董事长的实力,那么,海董事长就会要求鹿小姐给贵客打电话,商量一件大事,回头让你看到他的能量。”

刘浮生笑着问道:“你对鹿小姐了解多少?”

杜珊说:“不太了解,这女人很高傲,我到明月楼之后,总共和她交流,都不超过十句话。”

刘浮生问:“你知道鹿小姐服务的贵客是谁吗?”

杜珊摇头说:“不清楚,那个人被海长春,视为最大的依仗,哪怕身边最亲近的人,他都不会透露对方的身份,不过,我感觉有些官员会知道那个人的线索。”

“哦?”

刘浮生眼睛一亮:“明月楼里来过哪些官员?你能整理一份名单吗?”

杜珊笑眯眯的说:“当然可以了,我和你说出这个消息,就是早有准备。”

说着,她拿出手机,当着刘浮生的面,编辑短信,输入一个又一个的名字,然后按下发送键。

短信发出之后,杜珊又把这条信息,彻底的删掉了。

刘浮生竖起大拇指说:“杜小姐,辛苦你了!”

杜珊叹息道:“这是我应该做的,在明月楼待的时间越长,我越是觉得,这里乌烟瘴气,充满了龌龊和肮脏的交易,我真的希望,你能尽快把这里铲平,我也好早点离开此地。”

刘浮生正色道:“我答应你。”

……

离开明月楼之后,刘浮生驱车来到吕氏玉业定的酒店,先恢复本来面目,再换车前往公安部专案组的驻地。

此时,被粤东省厅抓捕的徐九,已经被秘密押送到专案组了。

刘浮生过来时,沈青青正在审问他。

刘浮生走进隔壁的观察室,向秦光询问审讯的情况。

秦光说:“目前还没什么结果,我准备有了结果再跟你汇报呢。”

刘浮生笑道:“辛苦秦大哥了,这个人,在潮江地区的社会层面,可谓大名鼎鼎,江湖上许多混子,都很卖九哥的脸面,甚至肯为了他,掏刀去捅人。”

秦光说:“确实如此,我也通过当地的警方,调查过徐九的背景,这家伙讲义气,出手狠,兄弟多,又有靠山,除了你提供的犯罪事实之外,他身上还有很多案子。”

刘浮生点头说:“怪不得他被抓的时候非常激动,肯定知道自己身上有事儿,不敢到公安机关协助调查。”

秦光说:“确实如此,特别来到专案组之后,他变得非常警惕,小沈问他的问题,他就没有一个痛快回答的。”

刘浮生摇了摇头说:“这小子还不知道你们的手段,慢慢审问吧,看他能耗到什么时候。另外,李建军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秦光微微皱眉:“你到底发现了什么疑点?”

刘浮生说:“我和沈青青去纵火案现场时,发现韩大哥的办公室门口,有严重的烧伤痕迹,当时我就问了现场的勘测人员,得到答案是,那里火势非常凶猛,正常人根本无法通过。”

秦光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是老刑侦,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你觉得李建军撒谎了?如果他穿越熊熊大火,身上的烧伤,不可能那么轻?”

刘浮生点头说:“没错,医院里,李建军的伤势,摔伤比烧伤更严重,烧伤都是皮外伤,看着很吓人,其实没有伤筋动骨。”

“韩大伟的门口,火焰燃烧之所以那么剧烈,就是因为那里属于火源地之一,也就是说,韩大伟的住处,被喷洒了很多无色无味的汽油燃料,火势一旦烧起来,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被扑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