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旭日书院 > 致命武库 > 第580章 降临!上古道场
 
第580章 降临!上古道场

南瞻部洲,一座黑岩为基的嶙峋怪山。

白色霜风席卷一切,黑石泥地上挂起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焦黑的法术痕迹与散落的兵刃掉了一地,白发披肩的苍狼精凌虚子缓缓站定。

寒光四射的三叉戟横在胸前,身上几道浅浅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倒是奇了怪哉,往日这黑风山黑风洞一派水秀山青模样,为何近来郁气横结?一副将起刀戈模样?还有金池上人这贼厮,竟敢把主意打到我所炼制乾坤日月丹上,倒是好胆!不过,这些僧兵实力着实也太强悍了一些。寻常的天兵天将恐怕也能斗个七七八八回合。怪哉,怪哉。”

凌虚子心头琢磨,却也没再敢往山上走。

这厮是个苍狼怪得道,一身道行跨过鬼仙,能修出人身,早年还曾入唐王麾下大将秦叔宝帐前效力。

那会儿秦叔宝还未入凌云阁,封号神将。

凌虚子拿军功换走几卷道书就出了军队,自行开辟了个道场。

后来与黑风大王,白衣修士相识,因皆爱谈玄炼丹养生以求修行,是以结交为好友。

如今凌虚子已至鬼仙巅峰境界。

再踏出一步就能登临地仙,在偌大的大荒地界,多少也就能算一个人物。

最近几日,乃是黑风大王的母难之日。

要举個什劳子宴会。

凌虚子捎带上自己的两粒仙丹,急急慌慌就赶着上礼来了。

若说凌虚子态度为何如此谦卑,那倒也是简单。

只因这位黑风大王厉害非凡,神通造化且不多论,根脚极深,而且本是上古异种,是巨熊大罴之资。

血脉中据说与当年载着蚩尤大巫纵横人神魔三界的那头食铁巨兽有所相干。

再说,这头黑风大王也是强悍非凡,曾入大唐境内,压着白虎星君下凡的薛仁贵打,把其打得抱头鼠窜。

那薛仁贵纵是凡间躯体,可好歹也是上界的战神一流人物。

由此可见,黑风大王,是多么厉害的一尊靠山。

当然,黑熊怪也有窘事。

大唐有真武大帝坐镇,龟蛇二将一出,黑熊精就逃到南瞻部洲的边缘之地来。

黑风洞一过,再往西行,那可就是西贺牛州。

群魔乱舞,妖孽横生,灵山都镇压不住的凶险之地。

此番黑风大王相招,凌虚子哪里敢有丝毫怠慢,这不就紧赶慢赶地架着妖风过来。

结果才一落地,没多久就被此地的观音禅院,金池上人那老贼派出僧兵打劫。

凌虚子鬼仙修为,既通道法又会武艺,可依旧遭了僧兵结阵的道,受了些微的小伤。

闲话就不多提。

凌虚子盘踞在山脚,也不上山,一个芥子神通收了兵器就静候着。

没一会儿就见一朵祥云落下。

洁白云气透佛光,瑞彩千条显造化。

“贤兄弟!”

那团祥云刚刚化散开来,凌虚子就扑上前唤道,一副等了许久的模样。

“哦,原来是苍狼兄凌虚子道友。”

白衣秀士手持佛礼道。

三个妖怪平日甚爱谈玄礼佛,是以凌虚子对此妖执佛礼的行为,那是见怪不怪。

“可等苦贫道咯。”

当即凌虚子就把自己被僧兵突袭,以及察觉黑风山怪异的种种事端说了一通。

白衣秀士似笑非笑,一派祥和之气。

待凌虚子把一番话说完,反倒是白衣秀士身后两个小妖怪笑出了声,两小妖扎着朝天辫儿,头梳抓髻,腰戴兜肚,小模样像人多过像怪,若非是各自顶着一张黄面獠牙,更像是仙家童儿。

“这两个是?”

凌虚子目光在两个小妖怪身上打了个转儿,颇感好奇。

他长年炼丹辟谷,总觉得两个笑出声来的妖怪身上有一股清气。

“我是云里雾。”

“我是雾里云。”

“凌虚子大王,你好没眼力见儿,我等是先生新收的童儿。”

两个小妖怪异口同声道,直把凌虚子给逗乐,“好根骨,好根骨。”凌虚子笑道,从腰间一掏,摸出一瓶内壮大丹来,就要分给两个小妖怪。

“今日相见,也没准备,这瓶丹药就送给你们了,全当是本王,咳咳,贫道的见面礼,希望你们能够早日化形成功。”

凌虚子乐呵呵递上瓷瓶。

却是被两小怪翻了个白眼。

“咳咳。”

旁边白衣秀士一声咳嗽,两个小怪才规规矩矩敛身行了个礼,拜道:“多谢凌虚子道长。”

“机灵,真机灵,我就没见过这么灵光的小怪儿,贤兄弟,你这是从哪儿寻来的?”凌虚子平日修仙炼丹不理世事,可不代表就蠢。

事实上正好相反,识进退,避祸延福,能够在玄武门之变前就退出军中,能够找到黑风怪当靠山,由此可见其心思是半点不少。

凌虚子一琢磨,捋了捋耳畔的白发,定睛朝着白衣秀士的脸上看去。

这一看,发现端倪,身体竟不由自主地僵住。

白衣秀士的模样,乍一看像是四十出头,沉稳干练,可一定睛仔细窥视,却又觉得他略显老态,该是颐养天年的年纪。

可那双眸子,蕴含神光,又如珍珠般透亮,泛着勃勃的朝气。

白衣秀士确实是比自己稍强一头,可这气度真是地仙就能有的?

凌虚子愣在原地发憷。

“走啊。贤弟。”

白衣秀士乐呵呵道,一双眼睛似魔似圣。

咕嘟。

凌虚子吞咽了口唾沫,刹那间额头噙满汗珠。

“那个,那个……”

他的口齿囫囵不清起来,脑子一转,蓦地闪过灵光竟从袖袍中翻出一玻璃盘儿。

盘上安着两粒仙丹。

“这个叫乾坤日月丹,我费了二十年才炼出,日丹为阳,月丹为阴,本是送给黑风大王母难日的礼物,麻烦您代为承上。小道突然想起家里的炉火没熄,若是回去晚了,恐怕洞府都被点燃。求您,求您帮我转交与大王。”

凌虚子战战兢兢说道,生死一线。

“呵呵呵。”

白衣秀士一脸戏谑盯着他,气氛陷入诡异的静默三秒,就在凌虚子几乎虚脱之际,白衣秀士轻笑一声道:“你从这儿往西走,一路不要回头,遇到一片紫竹林就停下。尚且又有一番说法。”

“若是,若是,遇不到呢?”

<div class="contentadv"> 凌虚子喉头似卡刺,不知为何,自己不受控制般提出这样的问题。

冥冥之中似有天机交感。

“那就是你福薄。千年苦修一遭沦为飞灰。”

白衣秀士笑而不语,反倒是他身后一小怪出言提醒道。

献上两粒仙丹之后,凌虚子浑浑噩噩转身,朝着西方迈步,脚步不曾停歇,一直到化为白骨,自始至终没有遇到那片紫竹林。

时耶?命耶?

……

“唐僧肉?哼,谁爱吃谁吃,反正俺不吃。”

酒酣胸胆尚开张,黑风洞中一身银亮盔甲,映照得洞穴亮堂的黑熊怪坐于首位,高举酒杯与白衣秀士喝酒吃肉。

觥筹交错之间,白衣秀士谈起了最近在南瞻部洲与西贺牛州之间一个传播甚广的消息。

说是从东土大唐出发的一个和尚,是九世修行者,食之可得长生。

这一下,南瞻部洲多少有几分群魔愤慨的气氛。

只不过,不久前,渐渐暗地中不知是谁在散播谣言,说这是天庭与释迦摩尼佛的诡计,主要是为了打压群妖。

流言不知从何而起,却是迅猛传播。

速度都赛过正常的消息,一时间两大部洲暗流涌动,天界与地界之间,各种谣言众说纷纭。

黑熊怪深知明哲保身,再加上,尽管他虽只是真仙修为,但因缘际会成就金刚不坏仙佛体,一身战力直追天仙。

长生肉什么的,可得可不得?

要说延长寿命,他现在也还年轻,况且,天界有仙桃,五庄观有个什么果子,实在不行地府还有生死簿,他哪儿不能去?

当年孙猴子都能掀翻地方,我黑风大王难道就差了?

大家都是修持有成的金刚不坏,比你差哪点?

这般思来想去,黑熊怪自然是巍然不动,任由外面风雨交加。

“可怜我那母难日,娘亲……”

黑熊怪张口就道,实则是想索求礼物。

白衣秀士端起酒杯,眼珠子微微一转,一计不成,又来一计:“大王,你早就修持有成,那唐僧肉自然是可吃可不吃,但又有一点,您可别忘了……”

声音顿了顿,白衣秀士故意卖起关子。

“什么?”

黑熊怪没那么多脑子,下意识接过话茬道。

说起来,能够想到母难日相招亲朋,以图财宝这样精彩的计划,就已经耗尽了他那点为数不多的脑筋。

“那唐朝和尚身上可有一宝,叫做锦斓袈裟。观音大士曾说穿此袈裟,免堕轮回。龙披一缕,免大鹏蚕噬之灾。鹤挂一丝,得超凡入圣之妙。但坐处,有万神朝礼,凡举动,有七佛随身……这是何等宝物。”

“这,这……”

黑熊怪当即不说话了,他一山精野怪,纵有几分不凡,可能生出向道之心,全部得益于当年前往大唐遭逢的一场毒打。

那薛仁贵明晃晃一身银亮盔甲,好似不凡,若如天神威临人间。

可谓是羡煞了黑熊怪,他一爪子拍下去,那盔甲连个印子都不落。

若是没那身盔甲,那个什么白虎星君下方的肉体凡胎早就被他给吃了。

也就是那个时候起,黑熊怪心知盔甲之妙,法宝之妙。

才有了如今一身行头。

不过,这都是样子货,一件上等法衣,可谓是说到了黑熊怪的心里去了。

“那唐王可不是个脾气好的,我坏了唐僧,他不命真武打杀我出去?我这儿虽号称三不管,可说到底,这黑风山是在南瞻部洲挂边的。真武大帝麾下龟蛇二将,我都打不过。要真害了唐僧,不可,不可!再说灵山那位世尊也绝非俺所能招惹。”

黑熊怪酒杯一摆,在洞中来回踱步,震得洞府直摇晃。

“哼。”

谁知这时候白衣秀士轻轻一笑,蔑道:“大王啊,伱可是熊胆啊,你能怕他们,再说,你不过是拔走唐僧一件衣服罢了,唐王还能吃了你,人家真武大帝一天不忙,为了一件衣服来找你麻烦?更何况,灵山的话……”

白衣秀士声音再一顿,又卖起了关子。

“有什么话,你说完就是,俺与那混世魔王一样可是个暴脾气。”

黑熊怪眼珠子转了转,眸子里凶光一闪而过。

到底是个妖王!

野性未脱。

“大王可不要忘了释门有个典故叫做——亲传衣钵,你把袈裟一披,谁敢说你不是释门中人,况且你堂堂真仙顶峰人物,整个地界那也是头一茬。放入灵山少说也是大阿罗汉果位,再进一步就是菩萨。你入灵山,释迦牟尼大僧怕不是要倒履相迎!你怕什么呀?”

这一番话说得那叫做有理有据。

黑熊怪闻言,心中不由得生出几分喜悦,可随即念头又是一转,直晃脑袋,“不行,这活儿不能我来做……”

黑熊怪勾着脑袋不住走来走去。

白衣秀士抓着酒杯,眉头微皱,正打算再劝。

黑熊怪忽地一拍脑袋道:“有了,让金池上人去,那老僧最喜俗礼,到时候,本王再把袈裟盗出,本王可真是聪明。”

黑熊怪手短,拍脑袋时,弓着身子,动作特别滑稽。

白衣秀士忍不住笑了出来。

“怎么样,贤弟,你也认为我这个主意不错是吧?可惜凌虚子今日没来,不然……”

黑熊怪正要说点颇感遗憾的话来。

轰隆隆隆!

恐怖的雷鸣炸响天空。

黑风山直接不住颤抖起来。

“大王,大王,不好了,不好了,天塌了,塌了!”

外面的小妖跑入洞中叫唤道。

“什么?”

黑熊怪闻言一惊。

白衣秀士脸上也闪过错愕神情,他猛地起身,掐指一算,却是感觉天机,一片混沌。

只有一种莫名的大恐怖加持己身。

那种心血来潮的感觉在上一个千年,是天魔王波旬奇袭灵山,万千天魔威压而下,时才生出。

白衣秀士脸上阴晴不定。

“走,咱们出去看看。”

黑熊怪尽管不懂天机,可冥冥自生感应竟也有一种大难临头的诡异感觉。

轰隆隆隆。

大地震动越来越凶猛。

甫一踏出洞穴,仰头一看,远处东方天空与大地交接位置,云气消散,竟出现了一道无比恐怖的漆黑深渊。

那深渊之中,竟有一座万丈高的幽黑魔山,群邪集聚,魔气荡涤三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